不卡

我的账户
建邺新媒体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立即登录

如尚未注册?

加入我们
  • 客服电话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400-000-0000

    电子邮件

    xjubao@163.com
  • APP下载

    建邺新媒体APP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

  •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建邺新媒体公众号

建邺新媒体 网站不卡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携程:1Q20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梁建章信任疫情影响会消失 游览需求会敏捷反弹

2020-06-19 发布于 建邺新媒体

原标题:携程:1Q20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梁建章相信疫情影响会消失 旅行需求会迅速反弹

不卡2020年5月29日,携程集团今日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财报显示,携程第一季度的净营业收入为47亿元人民币(约合6亿6900万美元),同比下降42%;若不计股权报酬费用,第一季度的营业亏损为12亿元,如果除去在疫情期间为退订用户承担损失的费用,则携程第一季度的营业利润实现盈亏平衡。

财报发布后,携程董事长梁建章、CEO孙洁和CFO王肖璠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不卡【携程一季度营收47亿元,补贴退订用户12亿元】

不卡以下为携程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我的问题是管理层如何看待在新冠疫情影响下的长期旅行需求和用户行为的变化方向?我们现在已经看到有些差旅需求已经被虚拟技术支持所取代了,那么长期的变化趋势是怎样的呢?

梁建章:从中短期来看,我们认为差旅需求依旧会走向强劲,这与经济繁荣的发展呈正相关。举个例子,我们对于差旅客户进行了调查,有80%的企业合作伙伴认为等到疫情结束之后,他们的差旅预算会迅速恢复。长期来看,我认为科技的发展会重塑这个行业这个观点还需要等待时间的检验,在过去的十年,差旅行业迅速发展,但是同时视频会议等新科技也在不断进步。在休闲旅行需求方面,能够长青长虹的行业永远是能够满足人们精神需求而非物欲需求的行业,在国内国外的很多地方,旅游业都是最具弹性的行业。我们相信由疫情造成的影响会消失,同时旅行需求会迅速反弹。

杰富瑞分析师:我的问题是请管理层分享一下二季度的营收表现和后半年的指引?第二,请管理层谈一谈二季度和后半年内的携程不同业务板块,比如住宿、交通、差旅等方面的业务表现变化趋势?

王肖璠:二季度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国际旅行在去年二季度占到了总营收的35%-40%,我们的总营收将同比下降67%-77%。不同板块的业绩表现,酒店订房同比下降67%-77%,国内旅行活动在过去的3月和4月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复苏,酒店的订房率已经超过了去年同期的70%,同时折扣力度非常大。

国际旅行订单在整个季度接近于0,原因是各国都收紧了旅行限制令,对于出境游业务造成了很大影响。但是我们在有些国家已经看到了国内游业务复苏的迹象。去年二季度,国际酒店营收占总住宿预订的20%-25%。

国际交通订单营收方面,我们预计同比下降70%-80%。过去3-4个月内,我们已经看到国内交通订单的逐步恢复,国内飞机出行订单超过了去年同期的70%。国际交通订单接近0,原因是各国都出台了非常严格的旅行管制政策,影响了出境旅行和国际旅行。去年二季度,国际交通营收占国际总交通预订的50%,主要来自于出境旅行机票订单和国际品牌的空旅营收。

不卡我们预计跟团游的营收将同比下降80%-90%,跨区域和国际旅行依旧受限制,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国内短途旅行,景点售票业务已经在最近几周全线恢复,甚至看到了正增长。商务旅行业务,我们预计同比下降65%-75%,几个大型企业在最近几个月才开始恢复商务旅行。我们预计来自于其他业务板块的营收将同比下降15-25%。

HSBC分析师:可以理解新冠疫情对于携程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管理层在开场陈述中讲到了会升级技术,提高效率,是否可以理解为这些方面的提高,即使在疫情影响可能会持续到今年后半年的情况下,能够帮助携程实现更加稳定的业绩增长?第二个问题是,三季度一般是旅游业的旺季,那么携程怎样定位自己来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孙洁:在此次疫情中,我们的科技和产品团队都得到了强化,他们加快了很多项目的进行,来应对疫情期间猛增的订单取消率。我们抓住这个机会提高产品和科技团队的水平,让他们能够很好地应对未来公司业务的延展。

不卡至于夏季假期,我们观察到了几个趋势,第一,我国政府有力迅速控制了疫情的爆发,鼓舞了消费者的信心。第二,再过去的几周,我们在高端旅游产品上已经看到了不错的复苏,我们希望这个趋势能够一直持续到三季度。另外,我们也看到了出境游的需求部分转化为对高端国内旅行产品的需求,我们的团队也在开发各种产品来应对这个需求,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这些消费者无法出国游,所以我们要把他们的需求转化为对于国内高端旅游产品的消费。我们在科技和产品创新方面都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携程总裁梁建章也在这一方面引领着我们,他前往各个省份进行推介,鼓舞消费者的信心,目前反馈非常好。

不卡奥本海默分析师:现在携程已经在业绩恢复的过程中,那么如何来看待在接下来12-18个月的成本结构?

不卡孙洁:我们成本结构中,有服务成本,营销成本,这两个是可变成本,还有基于绩效的营销支出,这部分是任意性成本,这两部分占Non-GAAP经营成本的一半。在人员成本上,有很大一部分是可变成本,比如基于绩效的奖励,我们也在通过多种方式保护资源,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管理层也采用了降薪的方式,这个决策从一季度就开始执行了。

为了应对此次疫情,我们进行了成本控制,来应对大幅下滑的消费者需求,一季度的整体支出和经营支出同比下降了31%,二季度的整体节省成本相较于去年大概是40%-50%。

分析师:第一个问题,目前国务院有没有出台对于旅行比较利好的相关政策?学生在暑期放假对于旅行业务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第二个问题,管理层在开场陈述中提到了二季度的营收方面的挑战,那么二季度的成本水平是怎样的?

不卡孙洁:为应对此次疫情,我国政府出台了很多有力政策,第一是高效控制了疫情的爆发,现在国家已经安全,消费者也有了很高的信心。第二是经济方面,政府出台了很多刺激性政策,增加就业,推动经济的复苏,这些都会对旅游业产生正向影响。我们希望跨市和跨省的旅行能够进一步开放。我们也看到了经济复苏的迹象,尤其是五一黄金周,人们对于高端旅行产品的需求比较高,我们有信心,今后的旅游业会进一步恢复,尤其是消费者对于出国游的需求转化为了对国内高端旅游产品的需求,我们的产品部门也在紧锣密鼓制定多种产品,让携程能抓住这个需求。

王肖璠:成本控制方面,二季度我们的成本同比下降40%-50%,一季度我们已经采用了多种成本控制策略,这让我们很快削减了成本。排除掉退款政策下的一次性坏账准备金,我们实现了Non-GAAP经营层面的收支平衡。

不卡TH Capital分析师:我的第一个问题有关于Skyscanner,现在它的业务恢复地如何了?管理层有哪些策略帮助Skyscanner的恢复吗?第二个问题是有关于OTA(线上旅游服务商)渗透率,在疫情期间,很多线下旅游服务商生存艰难,疫情之后,是否OTA渗透率会比疫情前要高?

不卡孙洁:携程中国以外的国际团队也在严密监控着业务的运行,并且采用多种方式调整成本结构,包括我们的欧洲团队和美国团队等等,我相信在我们紧密监控市场的同时,成本结构能够反映出业绩的恢复进展。

OTA方面,的确如此。每一次危机都是我们强化科技和产品团队的机会,我们会继续提高携程在旅游业的领导地位。

高盛投资公司分析师:我的问题有关于携程把焦点转移到国内的策略。携程是否短期内把重点转移至国内?携程及其下属的品牌是否对于高端和低端市场采取了不同的策略?现在携程把出境游的客户转移至国内游,那么不同品牌在这个方面有怎样的策略呢?

孙洁:携程有不同的品牌,对应不同的业务,不同级别的城市和不同的地域,携程一直坚持推出高质量的产品,满足商旅需求和有高端需求消费者。现在我们的出国游业务在暂时休停状态,我们的不同品牌正在进行不断的创新,来应对商旅需求的恢复和出境游转为对国内高端旅游产品的消费需求。我们的总裁也在不同省份进行推介,开发更多的旅游资源,满足高端旅游产品的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很多的高端酒店和景点。五一黄金周过后,高端酒店的增长甚至超过了其他业务板块。

不卡在往常,暑期的时候携程出境游业务会增长至新高,因为很多家长和孩子都会趁着暑假出国玩。但是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这部分的需求转化为了对国内高端和长途旅行的需求。因此,我们的团队也在不断进行创新,来应对这个转化趋势。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个转化来实现业绩的增长。

不卡王肖璠:我来补充一下各个业务板块的恢复情况。在最近几个星期,短途旅行已经基本上完全恢复了,比如省内的酒店预订和租车业务都实现了完全的恢复。本地景点的门票预订甚至实现了积极增长。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于酒店,管理层如何来平衡OTA,酒店和线下供应商之间的议价?尤其是因为疫情影响,OTA拥有了更多的流量。一直到明年,转化率和广告营收是否能促进携程国内利润的增长?国内业务由于更好控制并且已经在恢复了,到明年携程的经营利润是否能恢复到20%?

孙洁:新冠疫情对于全球的旅游业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旅游公司能够提前进行一场彩排。所以,我们与全球的合作伙伴站在一起,向他们给予支持,我们进行了沟通,理解他们的需求和业务恢复的潜力。我们发布了复兴“V”计划,把酒店和景点一些闲置易腐坏的库存资源和相应的消费者需求进行对接。这其中的成本非常小,但是我们能够通过这种供需的对接,让相关方实现收支平衡。我们非常努力去了解这个生态,并刺激消费者一端的需求,和国际合作伙伴对接,我们努力进行创新,为国际合作伙伴提供支持。

CICC分析师:第一个问题,疫情期间,由于管理层之前说到的库存的问题,转化率方面是否出现了变化?第二,疫情影响下,低线市场的竞争局势出现了怎样的变化?第三,直播业务对于GMV,用户和财务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孙洁:转化率的变化是非常动态的。我们与不同酒店的合作方式也是不一样的,取决于它们有多少库存,又有多少需求可以满足。我们和酒店采用抽佣方式也不同,有些采用灵活的方式,我们带来的营收越多,那么抽取的佣金就越多,有些则是采用固定佣金比例的方式,携程带来的营收中固定的一部分是佣金。我们采用非常开放的态度,和酒店通过多种不同的机制进行合作。

不卡有关于城市渗透率方面,我们看到短途跟团游,酒店、商务出行等业务都开始恢复,五一黄金周后,跨省和跨市的旅行也出现了增长,交通和高端酒店等业务线都出现了积极的增长。

via 腾讯科技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不卡

建邺新媒体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

相关分类
热点推荐
关注我们
建邺新媒体与您同行

不卡客服电话:400-000-0000

客服邮箱:xjubao@163.com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建邺新媒体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建邺新媒体 X1.0不卡@ 2015-2020